Author: MC. Sky

【港姐】向海嵐離開TVB為尋找自我:試過四個月在家投閒置散!

《刑事傾緝檔案4》在晚上重播,隨芊芊(向海嵐飾)回來,全劇進入結局高潮。令人懷念的還有《楊貴妃》的楊玉環、《無頭東宮》的楚楚,連同這位1998年港姐冠軍,一直都是我們一代人的集體回憶。 自小性格乖靜,與娛樂圈看似格格不入,連當年參選同學都說:「你這樣的個性,如何當港姐?」一轉眼,向海嵐已當選20年,曾為尋找「自我」而離開演藝事業,當起朝九晚五的白領,戀戀舞台,又再折返。 成長,大抵從來不是直路一條。 攝影:鄭子峰 是次有幸在向海嵐的母校作訪問,訪問課室更是她初中上課的地方。(鄭子峰攝) 這樣轉折,原是因為「乖」。她笑說: 從小到大都乖,直到進娛樂圈也一樣。現在才知道,只是「乖」,或許會令自己錯過很多。 向海嵐 身後的教堂前本來有個花園,是向海嵐最愛的地方。(鄭子峰攝) 傳統名校乖乖女 同學也難以置信會選港姐 追本溯源,原來她的「乖」是從小養成的,我們便帶她重遊舊地,由她的母校話當年,現在與未來。 甫一走進校門,向海嵐環顧四周,道:「真的很久沒有回來了!」接着指手畫腳,着我們到她從前最愛留連的地方,她說她總是坐在操場旁的小地台上,忽爾又指着遠方那教堂,問:「咦?那花園呢?我最愛跟同學在那兒留連了!」向海嵐由幼稚園到中學,都是在同一所女校就讀。從小文靜,「最頑皮」不過放學後逛大丸、三越;「最反叛」的只有這句埋怨:「為何別的女生可穿不同款式的黑皮鞋,而我只能穿那雙黑白鞋?」 不會做任何不乖的事! 向海嵐 人人都知道,男校女校的聯誼活動最青蔥可愛,可是她都不會參與,自言十分內向、怕醜,身邊朋友都十分驚訝:「你這樣的個性,如何當港姐?」 別人看她總是柔柔弱弱,但她卻自言是「甚麼都等我來」的個性。即使那樣,她也回憶道:「自小從沒想過要當港姐。」中四那年,舉家移民,而她是「先鋒」,獨個兒先在那邊讀書、生活。直到大學同窗翁嘉穗奪97年港姐冠軍,她回憶那時心態:「身邊人都可以獲選港姐,或許我都可以?」那算是乖乖女的一個突破,在那年暑假,她贏得港姐冠軍,就此改變了她的一生。 她回憶在拍攝我們最熟悉的作品《楊貴妃》時,最深刻一幕是「貴妃醉酒」,可她道:「我從未喝醉,如何演?」(鄭子峰攝) 失望退出娛樂圈:奪回人生的主導權 小時候,「乖」是一句讚美;誰不知長大後,「乖」竟變成包袱。 從小是「乖乖女」,直到進入娛樂圈,向海嵐也時時提醒自己:「我希望自己不要有緋聞、不可以有是非、要注意自己的態度,但這也同時成了一個框框,局限了我的人生。」更領略到,原來只是「乖」,在事業上不夠,在人生上也不夠。 她回憶在拍攝我們最熟悉的作品《楊貴妃》時,最深刻一幕是「貴妃醉酒」,可她道:「我從未試過喝醉,如何演?」她一直「聽教聽話」,只是對象不再是家人學校,而是公司。因此她規行矩步,不亂把電話給人,也不應酬,下班便回家。人人道娛樂圈世界五光十色,於她而言卻是一份工作,一份不由自己的工作。 她回憶,TVB同時擔任自己經理人一角,所有工作都是由他們安排,雖不用自己煩心,卻沒有一點自己。她試過一天到晚拍攝劇集,24小時中只有半小時回家梳洗休息;也試過四個月在家投閒置散,雖有人工,卻十分不踏實。她回憶明天的通告,可以今天才接到;沒工作時又整個人十分不安落,「今日唔知聽日事」。她憤憤不平,道: 難道我這一生都要當這樣的角色?我想要奪回我的主導權,做一些一分勞力,一分收穫的工作。 向海嵐 於是,2008年她毅然退出娛樂圈,在上海當上公關。 向海嵐對愛情一樣不願失去自我。曾被男友要求拍拖化妝,她反問:「拍拖也要打扮得跟上班一樣漂亮,那拍拖豈不是上班嗎?」(鄭子峰攝) 拍拖、做人,最重要是忠於自己 回憶在上海當起朝九晚五「白領」,雖然開初也不大願意打開自己,但或許人在上海,少了些枷鎖,她也漸漸放開自己,「乖」不再是首要,興起也會跟朋友小酌一、兩杯,向海嵐直言她是十分快樂。即使在三、四年後,她決定重回舞台追夢,而公司老闆跟她說:「隨時都可以回來。」這似是一個肯定,是從前人生中欠了的肯定。 10年前離開TVB,向海嵐也把關係比喻成拍拖:合則來不合則去。 不只工作,面對愛情也不願失去自我,在這些年間學得更「自主」。她道自己雖是名藝人,但下班後便不太想化妝、打扮。有一位男友卻跟她說:「你不可以跟平時上鏡一樣打扮、一樣漂亮嗎?」向海嵐立即反駁:「可那也是我的一部份啊。我模樣跟上班一樣,拍拖便似是上班?」3年前走過39+1,今天依然孑然一身,大概時機未到,也無需以別人標準量度自己而妥協。...

Read More

郭羨妮IG派福利曬性感泳照 未忘港姐招牌甫士

由無綫舉辦的《香港小姐2018》現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相信不少佳麗最煩惱的會是決賽當晚的泳裝環節,始終穿泳衣亮相人前絕非易事。不過作為前輩,現年44歲的1999年冠軍郭羨妮(Sonija)就親身示範如何穿上泳衣依然能保持自信! Sonija今年44歲,但論身型同皮膚,真係完成睇唔出佢已經有一個6歲大嘅囡囡!(Instagram) 趁住炎炎夏日,Sonija偕家人離港享受陽光與海灘,還大派福利將個人三點式水着美照放上Instagram,力證升呢做媽咪依然可以保持fit爆身型,還擺出港姐招牌站姿丁字腳大騷美背,網友們都紛紛激讚!絕對是應屆港姐的好榜樣。Sonija留言謂:「我和我最愛的人享受美好的旅程,極完美!」(I had a very enjoyable trip with my loved ones. Just perfect! ) 事隔19年,Sonija仍未忘記港姐的招牌甫士。(Instagram) Sonija 2011年與內地動作導演朱少杰結婚,再於2012年誕下女女Kylie,2015年完約離開無綫之後便專心相夫教女,不時就一家三口出動享受天倫之樂。雖然Sonija近年鮮有公開亮相,但無論身型以及皮膚都保養得宜,如果她要全面復出幕前亦隨時ready! Sonija不時會偕老公囡囡享受天倫樂,不過很少在站交網站發現老公的樣子,相信老公主力是替母女二人留倩影!(Instagram)...

Read More

3屍4命!美漢涉殺懷孕妻與女兒 上電視扮尋親 微笑稱女兒是命根

愈冷靜的報案人愈有可疑!美國一個曾破產的家庭揭發3屍4命的恐怖倫常兇案!一名石油公司技工涉嫌殺害懷孕近4個月的妻子及2名女兒,並將屍體藏在公司持有的土地,女兒的屍體更浸在油井內4天。母女死者失蹤時,技工曾報警「扮可憐」尋親,又上電視冷靜而面帶微笑受訪,承認妻子失蹤當天,夫妻間曾有激烈對話,但聲稱「希望她們平安回家」。警方尋獲3具屍體後,懷疑技工與案有關將其拘捕。警方將調查犯案動機是否與財政狀況有關,技工已被控3項一級謀殺及3項篡改證據罪。 珊安在今年6月時曾將3母女合照上載到ig,當其丈夫被捕後,網民希望母女安息。(Shanann Watts ig截圖) 現場為美國弗科羅拉多州的雷德里克(Frederick),33歲疑犯克里斯多夫(Christopher Watts)在當地一間石油公司擔任技工,約7年前與同齡的珊安(Shanann)墮入愛河,約2年後共偕連理,隨後誕下2名女兒,分別是4歲的貝拉(Bella)及3歲的塞萊斯特(Celeste)。 珊安不時在社交網站「大曬恩愛」,經常向克里斯多夫表示「我愛你…上帝在適當時候安排我遇見你…想像不到沒有你的日子」。事發前珊安懷孕近4個月,證實懷了一名男嬰,夫婦已為兒子改名「尼可」(Niko),預產期是明年2月,而珊安曾在社交網站張貼嬰兒的超聲波超片。 珊安與2名女兒於上周一(13日)凌晨失蹤,克里斯多夫於即日報案,他其後「做戲做完套」,翌日到電視台接受訪問,冷靜且面帶微笑「整理」妻女的失蹤經過,聲稱當日凌晨約2時,妻子工幹後由機場回家,其間兩人有一段激烈對話,但並不是爭執;至凌晨大約5時15分,克里斯多夫離開寓所上班,至中午時,妻子的同性友人登門造訪,但發現家中無人,於是致電給他了解。克里斯多夫聲稱先後3次致電妻子及3次發送訊息,都沒有收到回覆,當他回家時,亦發現屋內無人,其他人都無法聯絡3母女,未知她們去向。 訪問期間,克里斯多夫細訴家庭瑣事,營造「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更稱「2名女兒是我的命根,她們的笑容點亮我的生命」,當被問及有何說話跟妻子說時,他聲稱「如果你在外面,回家吧;假如其他人知道她的消息,請帶她回家,我想見到所有人…沒有她們,這個家不再完整」。 珊安曾向丈夫傳送懷孕的圖片,當時未知是子是女,兩人其後為得知是兒子,改名為「尼可」。(Shanann Watts fb圖片) 當地傳媒報道,克里斯多夫的家庭於2014年收入為9萬美元(約70萬港元),當中約6.1萬美元(近48萬港元)是克里斯多夫的收入,其餘則是珊安在兒童醫院客戶服務中心做時薪18美元(約140港元)的工作,但他們需承擔7萬美元(近55萬港元)學生貸款及其他債項,而每月按揭還款、供車費用及其他支出高達5000美元(近4萬港元),但兩人的銀行戶口只有少於880美元(6900港元)。 珊安後來轉到一間以減肥及保健作為宣傳、售賣膏藥貼布的公司工作,她在社交平台instagram自稱「媽媽企業家」,不時上載與丈夫貼膏藥貼布的圖片,更在ig表示公司因她優異的工作表現,向她提供800美元(約6200港元)的購車獎金,且持續24個月,她因而購買凌志名車代步。其友人雖然知道她的家庭曾經破產,但未有聽聞她最近的財政狀況,不肯定是真正得到改善還是表面風光。 警方接報後展開調查,聯邦調查局及中央調查局探員亦有協助警員,案件日前有突破性發展,調查人員在克里斯多夫任職的石油公司所持有的土地地底淺處,發現一具女性成人屍體,隨後在附近的油井內發現2名女童屍體,她們被浸在油井內超過4天。法醫檢驗後翌日,相信屍體正是珊安3母女,相信3人在家中遇害,再被搬運到該處,而當中2名女童曾有掙扎過,死因有待確定。 調查人員上周三(15日)以涉嫌3項一級謀殺及3項篡改證據罪名拘捕克里斯多夫,調查其犯案動機與財政狀況是否有關,當地傳媒稱克里斯多夫已經認罪。案件上周四(16日)第一次提堂,地區檢察官最遲明天提出正式控告及交代克里斯多夫為何會有嫌疑。...

Read More

豬隊友代拿充電線 拔錯輸液管 台男痛到崩潰:人生走馬燈看5遍

所謂「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有時豬隊友的舉動,認真讓人哭笑不得。一名台男日前在網上發文,抱怨在醫院吊鹽水期間,竟被好友將輸管當成充電線,結果一扯讓他痛到崩潰,當場慘叫,更直指「人生走馬燈看到五遍」。雖然很值得同情,但樓主的經歷卻令大批網民笑翻,「克制不住嘴角上揚」,更形容是「啊!多麼痛的領悟」。 一名台男在網上抱怨,指友人誤將吊鹽水的管子當成充電線,無意下一扯,令他痛不欲生。(fb群組「爆怨公社」圖片) 「以後千萬記得,充電線不要買錯顏色」,該名台男上周四(16日)在facebook群組「爆怨公社」發文表示,自己正在住院,剛好有朋友來探他,當時他想要充電,於是有人很「貼心」準備幫他拿充線電,但未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對方竟豪邁一拉,「拉到插在我手上的管子」,讓本來疲憊無力的他,「瞬間像喝了蠻牛般精力充沛」,甚至痛到「人生走馬燈看到五遍」。 他更崩潰稱當時忍不住慘叫,「病房內聽到了美妙的慘叫聲,簡直天籟」,慨嘆自己非常幸運,可以見到神一般的豬隊友,並提醒大家千萬不要買紅色充電線。 樓主的悲劇經歷,不但未有為他帶來同情,更引來大批網民極力恥笑,「我知道很痛,但對不起我還是笑了」、「克制不住嘴角上揚」,又笑稱這真是「啊!多麼痛的領悟」,不過有眼利的網民發現,吊鹽水的管子不應有血,樓主則解釋當時太激動,曾站起來再躺回去,所以出現「回血」情況,事後護士已調整好。...

Read More

僅穿魚網絲襪黑色內衣 性感兔女郎現身旺角港鐵站

面斥不雅?復活節早已過去,萬聖節尚未來臨之際,有網民昨晚在討論區上載多張相片,顯示一名長髮乘客僅穿魚網絲襪配上女性 性感內衣,在港鐵旺角站出沒,其後登上車廂。相片引來網民瘋傳,質疑該名女乘客的衣著有否觸犯法例或港鐵附例。 港鐵發言人回覆《香港01》查詢時指,昨午約12時,職員在觀塘站留意到有關情況,有關乘客在車站逗留約10分鐘後便離開,車站運作正常,無人投訴稱受滋擾,但在旺角站則未有發現到相關情況。港鐵發言人重申,相關行為是否觸犯港鐵附例難以一概而論,需視乎實際情況,呼籲切勿影響到其他乘客;若乘客感受到滋擾,可以通知車站職員提供協助及跟進。 性感兔女郎僅穿黑色內衣、黑色魚網絲襪及高跟鞋,未理會旁人偷偷注視。(高登討論區圖片) 過往港鐵亦曾現現類似衣著性感的乘客,大律師陸偉雄表示,暴露及裸露是有分別,倘若有人在港鐵裸露身體,如屬精神正常,則干犯《刑事罪行條例》第148條,任何人無合法權限或辯解,在公眾地方或公眾可見的情況下,猥褻暴露(即裸露)其身體任何部分,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罰款1000元及監禁6個月。 陸偉雄強調,衣著性感不一定就是犯法,例如有人在公眾地方出現時,被指衣著指暴露,但仍有穿胸圍及內褲,亦可辯稱是一種潮流,但如果做出猥褻行為,包括跳艷舞,甚至與其他人性交,將被控有違公德罪。 有網民昨晚9時許將多張相片上載至討論區,現場為旺角站往調景嶺方向月台,只見一名長髮女子站在月台等車,她戴上黑色兔耳朵頭飾,僅穿黑色漁網絲襪、高跟鞋及黑色胸圍連內褲,右肩孭着一個黑色隨身袋,左手持有一個紅色膠袋。另一張相片顯示有一名穿紫色上衣的男子站在女子身旁,兩人懷疑相識。其他相片顯示「兔女郎」進入車廂,神情淡定。 相片引發網民熱烈討論,有人笑問女事主「唔凍嘅咩」、「博乜」,亦有人提出:「其實咁着出街會唔會界人拉?」 《香港鐵路附例》只有一條提及「不恰當衣着」,指任何人如其衣着或衣物可能會弄污或損毀鐵路處所之內或之上任何其他人的衣着或衣物或個人財物,一經發現,被判罰款5,000元,除非獲得人員行使其絕對酌情決定權給予准許,否則不得進入或企圖進入列車或鐵路處所。附例內容沒有提及乘客衣著的尺度界限。...

Read More